?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1943年,彭德尔顿营,美国海军陆战队“突袭者”端着M1917型机枪抵腰向固定靶行进射击

前些时日,网上流传开了一段二战时期美国海军陆战队“突袭者”在加州训练时的视频。

在视频中,当年的陆战队“突袭者”们展示了几段徒手端起M1917型机枪抵腰行进射击的镜头,不禁令人称奇,更有观众称“这群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似乎在模仿巴斯隆的做法”。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HBO美剧《太平洋》中,描绘巴斯隆上士在向新兵们展示M1919型机枪抵腰行进射击的桥段

不过也确实,由于HBO美剧《太平洋》的缘故,让人意外觉得并且逐步流传开,剧中及真实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上士曾端着M1917型机枪抵腰射击扫射日军。

另加上后续剧集对于巴斯隆此行为的描绘,也让对其印象深刻不少观众潜移默化的觉得,这种使用机枪的作战方式几乎是巴斯隆上士标志性的“绝活”。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左)专用于BAR1918型自动步枪抵腰行进射击而设计的自动步枪射手腰带;(右)Lee Ermey军士长在电视节目中使用这款腰带,进行BAR1918型自动步枪抵腰行进射击展示

其实美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兴起自动武器后,就一直有使用自动武器进行抵腰行进射击的训练科目,这类射击方式也被俗称为Hip Fire。

比如BAR M1918型自动步枪面世后,就专门为其设计了一款专用于自动步枪手携其抵腰行进射击的弹药腰带,腰带上的抵托便于自动步枪射手将BAR M1918型自动步枪枪托扣入其中。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M1917型水冷机枪和M1919型风冷机枪这两款自动武器自然也逃不过出现类似的训练。但这类使用情况通常在实战环境下鲜有出现,当然除非是战况急迫万不得已。

所以,即便是端着M1917型水冷机枪抵腰行进射击,也并非某个人或某区区几人的专项绝活。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二战时期,美国陆军训练M1917型水冷机枪及M1919型风冷机枪抵腰及抵腰行进射击训练的镜头

那么我们最一开始的问题也就来了,巴斯隆到底有没有手扛机枪向日军射击?

由于1942年10月24日“亨德森”机场夜战的战况异常激烈,当时的巴斯隆上士积极迎战且频繁携带M1917型机枪不断变换射击位置,谁也说不好在那种高强度高压的战斗环境下,巴斯隆上士是否真的做出了应急使用M1917型机枪抵腰射击的方法。

但如果根据美国海军陆战队官方正史及其它档案,对于当晚巴斯隆上士表现的描述。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有。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1943年5月21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的荣誉勋章授勋仪式,(右二)Mitchell Paige少尉和(最右)John Basilone上士因同一场战斗的英勇表现被授予荣誉勋章

1943年5月21日,在巴斯隆上士因“亨德森”机场夜战中的英勇战斗表现被授予了荣誉勋章。

而与其同台的还有另一位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的机枪手被授予了同等殊荣,也就是来自该团2营的Mitchell Paige。后者在被授予荣誉勋章前,刚在离开瓜岛前被从上士提拔委任为少尉。

而他才是那个真正手扛机枪向日军射击并且发起冲锋的陆战队员。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两幅不同画风描绘Mitchell Paige上士在“亨德森”机场夜战中的画作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7陆战团2营(2/7)H连的Mitchell Paige上士,在“亨德森”机场夜战时,担任机枪排的排军士。

当晚该连所在的防线在与日军接触交火后,原固守在机枪阵地上的Mitchell Paige上士,先是前后使用多挺M1917型机枪对日军展开原地扫射,期间还不断镇定指挥排内其余陆战队员巩固并坚守防线。

在其发现日军进攻态势有些放缓后,果断带上数条机枪弹链,组织其他陆战队员上刺刀紧随他展开反扑。

在此期间,Mitchell Paige上士一直怀抱M1917型机枪向日军射击并发起冲锋,待次日拂晓援军赶到前,Mitchell Paige上士基本上打完了所有身边的弹药。

美国海军陆战队巴斯隆军士到底有没有端着机枪杀敌?

还原巴斯隆上士个人形象的雕塑以及绘画作品

而在巴斯隆上士这边,赞颂他于1942年10月24日“亨德森”机场夜战的英勇事迹,着重说的则是他在丢失了防护手套后,义无反顾选择徒手抱起因射击多时,已滚烫的M1917型机枪冷却套筒频繁进行数次阵地转移。

当晚巴斯隆上士如此将就的仓促举动,加上忘我的不断射击御敌和指同袍组织反击,直到次日清晨战斗结束时,才意识到自己端起冷却套筒的手肘几乎已经被严重烧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